Monday, July 27, 2009

挺出一片天 - 迦馬魯丁 - 星洲日報

星洲言路

轉载自 迦馬魯丁 挺出一片天
2009-07-24

馬華是一個被人唱衰的華人政黨。308後,在華裔社群中一提起馬華公會,似乎人人恨不得呸它一口吐沫,甚至杵著馬華的脊樑,痛罵馬華乃一副妖蛇軟骨!

巫統達人也愛看馬華的笑話,時不時也拿馬華的人物隨意調侃,視馬華如家犬,充其量只能擔當一點兒看家小任。可悲的是馬華巨頭們也唯巫統馬首是瞻,巫統指西,馬華絕不赴東。

華人雖罵馬華,可是絕不能沒了馬華。不論大事小事,華文媒體對馬華公會的依賴從來只可意會,不能言傳。巫統奚落馬華,但終不能離開馬華。因為沒有馬華,國陣就國而不振。

馬華公會先天不足,它是在育嬰箱中,靠吸吮殖民者乳汁發育長大,再嫁接了國民黨的奴性。但無論如何,今天凡大馬華裔先賢,都領受了馬華的惠施。這份情意結是剪不斷,理還亂。

馬華公會過去是號稱百萬黨員的大黨,今天萎縮下來的實際黨員人數,只怕不足20萬。但是赤裸裸的種族政黨,或許比花枝招展的潛種族政黨有著更強勁的生存毅力。

今天,太陽從西邊出來,翁詩傑竟然孤注一擲,捅巴生港口自由區的馬蜂窩。那是誰的傑作呀?是馬哈迪和林良實的傑作,是聯邦政府內閣和財政部的傑作,是國陣後座俱樂部負責人的傑作。還要說嗎?再說下去那就是國陣政府……下面的傑作。

翁詩傑身陷十面埋伏。誰讓他去揭國陣那個最隱晦的私密呢!誰讓他去在反對黨面前逞英雄?他不諳瓜田李下,豪不顧及涉案人的名聲地位!他吃了豹子膽,敢在太歲爺頭上動土!

翁詩傑就是那麼一個傻瓜書生。老天有眼,竟讓如此憨生坐上馬華公會總會長這把交椅。50年彈指一揮間,馬華第8任總會長竟然褪去一副軟骨,在馬華最低潮的日子裡跟黑勢力叫板!

我不知道翁詩傑使了甚麼手腕,拿下他所有馬華正副部長的簽名,向世人表白馬華有種與貪污、濫權及黑勢力宣戰。我也不知道這些簽名有幾分真情,又有幾分假意。但是請你記住,巴生港口自由區是人民的血汗錢,而這聲聲怒吼恰是出自執政了50年的國陣內部。

如果你以種族主義的角度來看馬華今天的舉措,這一點點叛逆絲毫不足以威脅巫統的權威。但是你從甦醒的正義角度來看,馬華的一小步,正是馬來西亞未來政治扭轉的一大步。

對惡勢力宣戰!對貪污濫權宣戰!不論對手是在黨內還是黨外;也不論對手是來自國陣還是民聯;正義終會戰勝邪惡,只要腰桿硬,只要站得正,總能挺出自己的一片天!

星洲日報/言路 作者:迦馬魯丁 時事評論人‧2009.07.24

Sunday, July 26, 2009

赵明福不是第二个林顺成



当赵明福离奇坠楼的一刹那,当社会舆论群起愤慨之际,一些老一辈的人,不禁然会把赵明福和林顺成联想在一起。经历过风起云涌的60年代的人,都会知道林顺成是谁人。


1969年5月4日,也是当年大选的竞选期间,一位年轻的劳工党员林顺成在甲洞张贴杯葛大选海报时,被警方意外击毙。5月9日,也就是投票日的前一天,林顺成出殡,数以万计的群众抬着林顺成的棺木,从市区开始送殡至甲洞。看回当年出殡队伍人山人海的黑白照,至今依然觉得十分震撼,显然当时民众对执政联盟的愤怒已升到极点。

5月10日投票日,联盟兵败如山倒,在野党捷报频传,吉兰丹和槟城已经失陷,雪州和霹雳州只剩半壁江山。在雪霹两州新政府难产、政局不稳的情况下,绝大多数华人参与在野党的胜利大游行,给了巫统极端派一个挑起事端的着力点,结果在吉隆坡市区爆发了举国震惊的513事件,国家陷入一片动荡不安之中。

这些往事,老一辈的人谈起仍然心有余悸。513的梦魇,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,阴魂不散地纠缠着我国的种族情绪和历届选举,直到去年的308政治大海啸为止,513魔咒才正式破功。


拿回当年林顺成出殡和现在的赵明福出殡的照片来做对比,可以发现到许多相似之处,包括口号标语的应用,和把两位死者塑造成烈士的手法。但是,林顺成事件固然是导致联盟惨败的主因之一,但随后触动引发的513事件却成为数十年来各族人民的沉重伤痛,这确实是事先无法预料的悲剧。

在野党显然吸取了当年的教训,不会重犯错误、落人口实,反而动员了许多各族人士出席赵明福葬礼,有别于当年几乎清一色华裔参与林顺成出殡的情形。赵明福出殡仪式上可看到三大民族一起哀悼,加上民联各族领导人不断重复赵明福事件不是单一华裔课题的论述,可有效反制种族论述,也将各族群众的怒火共同集中在质问执政当局合法性的战略层次。

当巫统控制的马来报章不断地在从旁煽风点火,以种族角度炒作赵明福事件时,他们似乎没有察觉到,当今的政治气候已经和当年种族关系两极化的60年代,有了极大的差别。同样的招数不能重复使用,执政集团以千疮百孔、丑闻连连的腐败形象,权威弱化已不复当年之勇,想以种族主义大旗来进行族群政治动员的目的,其效果已被大大削弱。

转载自:甘德政 (阿甘的窝)


可以肯定的是,赵明福不会成为第二个林顺成,但他极可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在民情愤慨之际,纳吉团队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百日政绩形象,几乎被赵明福事件摧毁殆尽,他必须加倍努力才能修复已经摇摇欲坠的威权体系。


(刊于24/07/2009星洲日报言论版,题目已改为“从林顺成事件谈起”)

Sunday, July 12, 2009